大国工匠邂逅“新浣花” 国际美学艺术展第二站

其一,让城市肌理、国际视野与历史文化完美共融,才是刘通和西派浣花想要的作品;

刘通不只追求炫技,他向前辈致敬,撷取沉没文化,以先锋设计赋予其新生,成就中华引以为傲的“城市文化美学”;西派浣花不止追求建筑工艺,更是渴望在提供完美建筑的同时,回到自己文化里,重塑当代生活——站在千年浣花之畔,西派浣花寻访这座城市的历史,打捞历史深处的文化脉络,传承、理解我们的根系,并通过国际化的先锋建筑和思想交锋,将璀璨的文脉,重新请回我们这个时代的现场,为浣花溪赋予新生。

成都浣花溪不只有10万+的楼市传奇,作为历史的印记,对话世界,成都依然需要浣花,而千年文脉之地,也值得拥有更新的未来。

大国工匠邂逅“新浣花” 国际美学艺术展第二站

其二,折纸是分配的艺术,完美建筑也需要借助精密的分配计算,才能被称为理性美的代表,这种分配精神走在一起,毫无违和。

要让作品比例协调、合理、完美,每一次折纸,都是一场毫米级精密与艰难的博弈,这种“数学美”同样体现在西派浣花的建造上。浣花溪的千年底蕴与国际化要素的协调,是西派浣花始终在面对的课题——

外立面方面,现代主义国际建筑材质结合弧线运用,西派浣花打破普通方正形体的沉寂,另外,需要不断的计算,结合玻璃折射光影效果,才能实现楼体与周边景观融合,呈现灵动形态,使得西派浣花自然生长于城市地面之上,与浣花溪鱼水相融。

大国工匠邂逅“新浣花” 国际美学艺术展第二站

不是对昔日豪宅生活的复刻,也没有将中式符号原样堆砌,而是基于当代中国人的居住需求,西派浣花借助一次次的实验与计算,才得以把山水画所描绘的场景,活化到园林中,根据项目的环境、气质,赋予其不同形态。

此外,西派系特有的1890精装标准法则、3大奢享系统与4大人文艺术体系,更是通过不断的计算和审慎,跨越过去、跨越自己、跨越所有人对精装的认知而得来的……